球员网,太湖,商标,外科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正文

金庸小说中的场面描写,金庸小说里有哪些对脚的描写? <#21---->

时间:

金庸小说里写了很多美足,比如张无忌看赵敏的脚,铁头人咬阿紫的脚,等等很多。

这个太多了。

他在第一本小说《书剑恩仇录》里就专门提到了霍青桐的脚,香香公主帮霍青桐疗伤,脱下鞋袜,陈家洛就赶忙转头不看人家赤裸的双脚。

双脚在这里竟然是不能让外人看的,象征意义是多么明显。

金庸在处女作里写得比较晦涩。

在第三本《射雕英雄传》里就比较放得开了。

黄蓉在洗脚的时候,有个军官偷看,黄蓉就怒骂:“你瞧我的脚干么?我的脚你也瞧得的?挖了你一对眼珠子!”

那官军吓得魂不附体,咚咚咚的直磕响头。

黄蓉道:“你说,你干么眼睁睁的瞧着我洗脚?”那官军不敢说谎,磕头道:“小的该死,小的见姑娘一双脚生得……生得好看……”

俏黄蓉听得这话竟然不怒反笑。

黄蓉开放,穆念慈就不这样了。

穆念慈比武招亲,杨康捣乱,夺了穆念慈的绣花鞋,杨康嘻嘻而笑,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。旁观的无赖子哪有不乘机凑趣之理,一齐大叫起来:“好香啊!”

这虽然写的是鞋子,但关注点还是脚,鞋子不臭反倒是香。

没有这点癖好,是写不出这境界的。

我倒是没有注意到郭靖这傻小子注意到黄蓉的脚漂亮。

不过欧阳克却是懂得。

欧阳克在这方面有一门独家绝技。

射雕里,欧阳克抓住了程瑶迦和穆念慈,他让杨康选一个,杨康说谁的脚小就选谁。

金老爷子一定把自己代入到了欧阳克和杨康身上。

杨过这个神雕大侠从小也是喜欢姑姑的美足。

当他还是小孩子,睡在床上看着姑姑的脚,他的理想就是一直看着,白天想夜里就做梦。梦见自己抓住了两只白蝴蝶,醒了再看竟然抱着姑姑的脚。

老爷子真有你的,这想象力。

还有段誉见了钟灵,也握住钟灵的脚。

当然最经典的是张无忌在密室里调教赵敏的双脚,读起来还真有一种密室那啥的感觉。

最最经典还要属游坦之看阿紫的脚。

老爷子对阿紫的脚还有一段特写:

记得我当时还是个中学生,看到这段不禁怦然心动。

不过这还不是金庸最好的关于脚的描写。

最好的描写来自《射雕英雄传》和《神雕侠侣》,不过这不是个女人,这是个男人:鲁有脚。

这个人名字叫脚,应该是严重的恋足癖。

锦翼系悟空问答签约作者

印象最深的就是张无忌和赵敏在绿柳山庄地牢里的情节。

想不到赵敏这妖女,下毒的本事如此高明。若不是我有九阳神功护体,今儿怕也得着了她的道。但是外公他们可不行。要是奇鲮香木加醉仙芙蓉的花香侵入经脉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救人急如星火。但是我竟然被困在这里,而且是束手无策。施展壁虎游墙功窜到地牢顶部,默运九阳神功加乾坤大挪移,却丝毫不能撼动那铁板半分。不过我不是一个人,面前,那个妖女俏生生地站着。看着我徒劳无功,她望过来的眼神很是轻蔑。

“上面用八根钢筋扣住啦,任你力气再大也打不开的。”那妖女还在冷嘲热讽。早知自己年少,对敌经验不足,和她动手时已经处处提防,哪知最终还是中了她的诡计。要不是关心她的生死,我又岂会掉进地牢。

人善被人欺啊,想到杨左使、韦蝠王一干人所中奇鲮香木加醉仙芙蓉之毒非同小可,我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牢。就算是陷阱,也得有个取出猎物的出口。这就得着落在那妖女身上了。

对女孩子,我实在不愿意动粗。可是毕竟人命关天,管不了那么许多了。于是我伸手便去掐她的脖子。她还想避开。这点武功,再躲也逃不出我的掌心。顺手封了她的穴道。无论是威胁要掐死她,还是用布蒙住她的口鼻让她窒息,都行不通。好倔强的女孩子。好……坚强的女孩子。 我们都在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战。只是人命关天,我非赢下这一局不可。 忽然想起掐住她脖子前,她的瑟缩。似乎……有些怕痒?心念一动,俯身用右手抓住了她的左脚。 “臭小子,你干什么?!”她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惊恐。 伸出左手食指把那只小巧纤足上的鹅黄缎鞋勾下来。顺便用指尖划过她的脚底。虽然光线不甚明亮,但以我的目力还是能看到一丈之内的事物。她的娇躯因为脚底的痒痒,突然一震。如法炮制另一只脚。 这一次“嗤”地一声,她轻轻地笑了出来。穴道被封都这样,要是自由之身岂不是要又笑又跳?当此紧急之时,心里竟也忍不住一乐。 那双绸丝罗袜,显然很合脚。脱下它们的时候,我的指尖轻易地便感受到那粉嫩脚底的细腻柔软。指甲毫不客气地在这双人间尤物上划过长长的弧线。脚趾轻微的颤栗,充分证明了其主人的敏感怕痒。

蒙古,素有“牛羊马甲天下”的称号。作为皇亲国戚的郡主,最能护肤养颜的奶浴一定每天都能享受。何况这是以容貌、身材、 玉足 三者为美的时代。对自己双脚无微不至的呵护,可以造就一对粉嫩水白的人间尤物。而且于女子,这是很自然的事情。虽然如此,她双脚皮肤的滑如丝绸,嫩胜豆乳,还是让我很是惊讶。 事势紧急,倘若不施辣手,明教便要全军覆没。什么礼法之防,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条框,此刻统统顾不得了。右臂一圈,抱住了她的双腿。左手一探,食中二指开始在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来回地搔起痒痒来。硬硬的指甲在脚心划过的奇痒,又有多少女孩子能抵受得住呢。

偏生就我遇到的这个女子意志那么坚韧。纵然被痒得不住格格娇笑,也强撑着不认输。她可以拖,我却是等多一刻也不行的。气运丹田,九阳神功随念而生。指尖停留在那微微凹下的,柔嫩的脚心。温暖柔和的真气在她的脚底流淌,来回地蹭着足心陷中处的“涌泉穴”。光凭真气尚嫌不足,指甲也配合着轻搔她的脚心。 “涌泉穴”乃“足少阴肾经”的起端,感觉最是敏锐。熟读“医仙”胡青牛所有医术的我,自然深明其理。只搔得数下,那小丫头的笑声便比方才放大了一倍有余。不过笑得一会儿,她便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想到救人一事,我硬起心肠,头也不抬,继续运功。直到搔脚心的奇痒把她逼到崩溃的边缘,她才松口。 立刻替她解穴。 “贼小子,给我着好鞋袜!”她斥道。 想她一个女孩儿家,自己却一再折磨于她。心下好生过意不去。我拿起罗袜,一手便握住她左足。刚才一心脱困,意无别念,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,心中不禁一荡。她却一下子把脚缩了回去,一声不响地自行穿上了鞋袜。

翻板开启。她奸诈毒辣之时,我跟她斗智斗力,殊无杂念。这时看着她柔弱的身躯,不禁有些内愧于心。真的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对手。以女子之体,竟能忍受这样的搔痒之刑恁久。很不容易呢。抬头看见她的泪,忽然竟微微地心疼了。她的背影婀娜苗条,后颈中肌肤莹白胜玉,秀发蓬松。 心里不由得微起怜惜之意,我似乎……做得有些过分,但已经没时间想那么多了。 “赵姑娘,适才在下实是迫于无奈,这里跟你谢罪了。” 她默然。不能再耽搁了。出得地牢,游目四望,水阁中不见有人。带着解药,飘然而去。背后,绿柳山庄已模糊在远方。

以后,我们还会交手的吧,赵姑娘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金庸小说里有哪些对脚的描写? <#21---->